<nav id="hfh9p"></nav>
    <tr id="hfh9p"></tr>

  1. 法律圖書館

  2. 新法規速遞

  3. “我由體制”和“體制由我”

    [ fazhi1234 ]——(2020-5-27) / 已閱9126次

      我認為,體制就是相互影響和制約的體系。體制健康的基本要求是體制上每個元素的自我實現。任何一個元素不能自我實現均會造成體制弊病。
    元素在體制上的自我實現也受體制束縛,元素只能在這種束縛下實現自我。體制總歸是一些影響和制約的總和,對元素來講,體制是外在力量,這種力量助長或者限制其自我實現。當然元素本身也構成體制的力量,作用和影響于其它元素的自我實現。
      如果體制上某些元素難以自我實現,特別是這種難以實現主要源于體制上的束縛,就應考慮是否存有體制弊端;反之,如果體制上某些元素的自我實現超好,體制束縛太松,從而影響其它元素的自我實現,這也應考慮是否屬于體制弊端。
      體制健康應界定為所有元素的自我實現,也就是說體制上每一個元素的自我實現均處于理想狀態,才構成一個健康的體制。
      體制的優良與否應綜合分析體制上所有元素的自我實現。
      下面我以人體、一般社會組織體和司法體為例分析這些觀點。
      以人體為例,各個器官都要自我實現——器官功能的正常發揮即是器官的自我實現。任何一個器官不能自我實現都會使人體病變。人體健康在根本上要求所有元素的自我實現,并非只希求部分元素自我實現,而忽略其余。心肝肺脾功能各異,但是各自正常自我實現才構成健康的人體;眼耳口鼻手足都為腦所用,然而并無貴賤高低之分,任一元素不能不自我實現均可損害人體健康。所以健康的人體要求人體上任一元素都處于自我實現的狀態,盡管各個元素自我實現的內容并不相同。
      同時,元素的這種自我實現既需要體制的助長,也受體制的束縛。以胃為例,這個器官以消化食物為樂。如果正常消化,它是快樂和自我實現的。但是,它在體制上的自我實現必須依靠心臟供給血液等等,人體上的其它元素為它的自我實現創造了條件,可以說只有在人體之中,胃才成其為胃。同時,胃又不能過于自我實現。如果消化功能超強,一胃獨大,勢必加重心臟負擔,削弱大腦的血液供給等等,一定會影響其它元素的自我實現,從而產生體制病變。所以,胃只有在這種助長和制約的適度空間下,充分實現自我又不影響其它器官的自我實現,自身才最為舒適,人體也最為健康。所以體制的助長和束縛力應在元素自我實現的層面實現均衡,這樣元素和體制都將處于舒適自然的狀態。兩者的緊密聯系是:所有元素的自我實現促進了人體的均衡健康,這種均衡又反過來保證了所有元素的自我實現。
      在社會上,同樣有很多體制可以相對分析。
      在企業單位,從領導到普通員工,就形成了一個體系。單位內部不同的科室和部門也形成一個體系。它們正像人體上的器官,都有自己的功能。所有元素的自我實現就是整個體制健康的基本要求。
      董事長可以坐在舒適的辦公室處理公司事務,而技術工人可以在臟累的車間辛苦勞作,如果兩者均自我實現,那么他們就都是快樂的,盡管工作環境、內容和權限有很大不同。相反,如果董事長不斷的對一線工人指手劃腳,以致于工人無所適從成為附屬,如果工人不能自我實現,只剩下董事長的自我實現,那么,這一體制就存有弊端。如果能壓縮董事長自我實現空間,保障一線工人正常的自我實現,這一體制將改良。所有元素的自我實現是體制健康的基本要求。
      在不同級別的組織機構之間也存在這個關系。比如上級行政機關與下級行政機關構成的行政體制中,如果上級行政機關太強,以致于影響和制約了下級行政機關的自我實現,就會出現下級成為上級的附屬。從而體制呆板,沒有活性和創造力,處于病態。如果上下級都能充分自我實現,整個國家行政體就是一個健康的體制。
      在法院系統也是如此。從最高院到最基層人民法院每一級法院都是法院系統上的一個元素。這一系統是否健康要考察每一個元素的自我實現。如果只是上級法院發號司令,下級法院只需要服從,或者說上級法院自我實現能力超好,以致于下級法院成為附屬,體制應界定為不良。比如,一審法院案件審理過程中向二審法院請示案件的處理,然后按照二審的指示處結。在這里一審法院的自我實現被削弱,案件本該由其自行審判不應由二審法院做出指示。但是基于上下級法院以及辦案法官個人利害等因素的制約,使一審成為二審的附屬,上下級法院的這種關系應界定為體制弊病。因為它缺少一審法院的自我實現,盡管請示也是其“情愿”。
      在體制內不同元素的權限定然有異,但它們自我實現的需求并無差異。下級法院本就受制于上級法院,但是他們完全可以在各自職責范圍內自我實現并快樂著。否則,就是一個失衡有病需要改變的體制。
    司法體制改革的目標應當是自上而下所有元素的自我實現。不僅僅是各級法院機關,而且應當是從最高院首席大法官到最基層法院最一線的審判員,體制應創造條件讓他們自我實現。各級法院所有法官的自我實現是司法體制健康的基本要求,司法體制的健康也必能促進前者的自我實現。
      如果在我們的審判體制上只少數人能夠很好的自我實現,大多數人則成為附屬,沒有自我,不能發揮正常的功能,那么這就是一個需要改變的體制。我之追求正是體制上所有元素的自我實現,盡管他們各有自己不同的權限和功能,而這正好能促進體制之健康。
      我由體制是元素對體制的服從,體制由我是元素的自我實現。所有元素的自我實現是體制健康的基本要求。而健康的體制又為所有元素的自我實現創造了條件。評價一個體制就要看是不是體制上所有元素均自我實現。如果體制有弊端,改進一個體制也是為了促進體制上所有元素的自我實現。如果所有元素均自我實現,體制就將均衡健康沒有弊病。
      因而體制上所有元素的自我實現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們分析研究體制時應密切關注體制上所有元素的自我實現。


    ==========================================

    免責聲明:
    聲明:本論文由《法律圖書館》網站收藏,
    僅供學術研究參考使用,
    版權為原作者所有,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論文分類

    A 法學理論

    C 國家法、憲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經濟法

    N 訴訟法

    S 司法制度

    T 國際法


    Copyright © 1999-2021 法律圖書館

    .

    .

    99久久综合狠狠综合久久Aⅴ_国产日本一区二区三区_欧美久久久伊人777_色综合欧美亚洲国产中文

      <nav id="hfh9p"></nav>
      <tr id="hfh9p"></t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