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hfh9p"></nav>
    <tr id="hfh9p"></tr>

  1. 法律圖書館

  2. 新法規速遞

  3. 關于交通肇事罪刑附民案件是否應支持除殘疾和死亡賠償金外的精神損害撫慰金問題探討

    [ 安 琪 ]——(2017-10-17) / 已閱22450次

    關于交通肇事罪刑附民案件是否應支持除殘疾和死亡賠償金外的精神損害撫慰金問題探討

    安 琪

    關于《道路交通安全法》中“人身傷亡”是否包括精神撫慰金的問題,在2012年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沒有頒布之前一直爭論較大,尤其是保險公司的抗辯理由最多,現該司法解釋已經明確規定,該人身傷亡,包括精神撫慰金,這對于民事層面的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已經統一,不再有什么爭議。但當交通事故升級為刑事案件,即在交通肇事罪刑附民案件中,對除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外的精神損害撫慰金是否應得到支持問題,卻仍然存在較大爭議。值得探討。
    一、不支持的意見
    主張不應支持的意見主要認為: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九條第一款之規定,即:“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為而遭受物質損失的,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有權提起附帶民事訴訟。被害人死亡或者喪失行為能力的,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近親屬有權提起附帶民事訴訟。”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一款之規定,即:“對附帶民事訴訟作出判決,應當根據犯罪行為造成的物質損失,結合案件具體情況,確定被告人應當賠償的數額。”不支持的意見認為根據前述法律及司法解釋之規定,交通肇事罪刑事附帶民事賠償范圍和其它刑事案件一樣,只應賠償直接物質損失,同時將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理解為是物質損失,而不同于單獨的精神損害撫慰金,即交通肇事罪刑事附帶民事賠償范圍只能支持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但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之外單獨提起的精神損害撫慰金不好計算和衡量,一概不能支持。
    二、支持的意見
    主張應當支持的意見主要認為:
    第一、上述刑訴法和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是刑事附帶民事案件賠償范圍的一般性規定,即原則上刑事附帶民事案件只應賠償直接物質損失。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三款又進一步明確規定:“駕駛機動車致人傷亡或者造成公私財產重大損失,構成犯罪的,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的規定確定賠償責任。”另據最高人民法院該司法解釋第一百六十三條之規定:“人民法院審理附帶民事訴訟案件,除刑法、刑事訴訟法以及刑事司法解釋已有規定的以外,適用民事法律的有關規定。”再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四十八條之規定:“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損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關規定承擔賠償責任。”很明顯,最高人民法院刑訴法司法解釋第一百五十五條第三款是對第一款一般規定的特別規定,根據特別法優于普通法,特別條款優于普通條款的基本法理,對于交通肇事罪的賠償范圍應當有別于一般刑事犯罪只賠償直接物質損失的規定,應主要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等法律及相應民事法規和司法解釋的規定進行審理。
    第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之規定,即:“精神損害撫慰金包括以下方式:(一)致人殘疾的,為殘疾賠償金;(二)致人死亡的,為死亡賠償金;(三)其他損害情形的精神撫慰金。”很明顯,精神損害撫慰金應當包括“殘疾賠償金、死亡賠償金和其他損害情形的精神撫慰金”三種形式,而不能將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理解為不同于“精神撫慰金”的物質損失。在交通肇事刑附民案件中,以物質損失的名義支持“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卻又不支持單獨意義的精神撫慰金”,是對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中“精神撫慰金”概念的錯誤理解,明顯存在邏輯矛盾。
    第三、最高人民法院([2008]民一他字第25號復函)《關于財保六安市分公司與李福國等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損害賠償糾紛請示的復函》中就曾明確答復,《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3條規定的“人身傷亡”所造成的損害包括財產損害和精神損害。精神損害賠償與物質損害賠償在強制責任保險限額中的賠償次序,請求權人有權進行選擇。請求權人選擇優先賠償精神損害,對物質損害賠償不足部分由商業第三者責任險賠償。
    第四、《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第一款(一)項明確規定:“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由保險公司在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不足的部分,機動車之間發生交通事故的,由有過錯的一方承擔賠償責任;雙方都有過錯的,按照各自過錯的比例分擔責任。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四條明確規定:“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規定的“人身傷亡”,是指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侵害被侵權人的生命權、健康權等人身權益所造成的損害,包括侵權責任法第十六條和第二十二條規定的各項損害。”
    第五、而《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六條規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損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造成殘疾的,還應當賠償殘疾生活輔助具費和殘疾賠償金。造成死亡的,還應當賠償喪葬費和死亡賠償金。”第二十二條規定:“侵害他人人身權益,造成他人嚴重精神損害的,被侵權人可以請求精神損害賠償。”另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六條第二款之規定:“被侵權人或者其近親屬請求承保交強險的保險公司優先賠償精神損害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第六、再據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若干問題的會議紀要》第四部分“關于損害賠償的范圍問題”第13條規定:“賠償權利人要求賠償義務人在支付死亡賠償金的同時支付精神撫慰金的,應結合案件事實考慮是否予以支持。”第14條同時明確規定:“精神撫慰金的賠償數額,一般不得超過5萬元,情況特殊的不得超過10萬元。”
    第七、通過前述法條疏理,法律及相關司法解釋之所以對交通肇事刑事附帶民事案件的賠償范圍會作出有別于其它刑事案件附帶民事賠償范圍的不同規定,還有考慮與相關保險法規銜接的問題。因為根據《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二條規定:“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道路上行駛的機動車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規定投保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第三十九條規定:“機動車所有人、管理人未按照規定投保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的,由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扣留機動車,通知機動車所有人、管理人依照規定投保,處依照規定投保最低責任限額應繳納的保險費的2倍罰款。”從這些規定來看,交強險是由國家法律明確規定的強制性保險,其根本目的是為了保障受害人的基本權益,應最大程度得到保障和實施。
    綜上所述,根據前述法律及司法解釋的規定來看,筆者傾向于第二種意見,即精神損害賠償包括殘疾賠償金、死亡賠償金和其他損害情形的精神撫慰金,將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作為“物質損失”而與其他損害情形的精神撫慰金分離的觀點不太合理。對于交通肇事罪附帶民事賠償范圍問題,應有別于一般刑事犯罪的賠償范圍,主要依據《道路交通安全法》及《侵權責任法》等民事法規進行理賠,除賠償被侵權人物質損失外,還應賠償殘疾賠償金或死亡賠償金,若造成他人嚴重精神損害的,被侵權人還可以請求其他損害情形的精神損害撫慰金,法院應予支持,且精神損害賠償請求可由承保交強險的保險公司優先賠償,對物質損害賠償的不足部分則由商業第三者責任險賠償。當然,并非所有案件都必須支持除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外單獨提出的精神撫慰金,而是應將“造成他人嚴重精神損害”作為一個重要的考慮標準,這可交由法官根據案件實際情況,綜合裁量后決定是否支持,而不宜一概否定。

    (通聯:安琪 云南省公安廳法制總隊 15887650770)

    ==========================================

    免責聲明:
    聲明:本論文由《法律圖書館》網站收藏,
    僅供學術研究參考使用,
    版權為原作者所有,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論文分類

    A 法學理論

    C 國家法、憲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經濟法

    N 訴訟法

    S 司法制度

    T 國際法


    Copyright © 1999-2021 法律圖書館

    .

    .

    99久久综合狠狠综合久久Aⅴ_国产日本一区二区三区_欧美久久久伊人777_色综合欧美亚洲国产中文

      <nav id="hfh9p"></nav>
      <tr id="hfh9p"></tr>